鸡西矿业(集团)有限责任公司矸石热电厂
新闻详情
学习教育材料之七
浏览数:19

学习教育材料之七


做合格党员要有良好家风

党员,尤其是党员领导干部不仅应当管好自己,还应当管好自己的配偶、子女等家庭成员。《廉洁自律准则》就要求党员领导干部要“廉洁齐家,自觉带头树立良好家风。”习总书记也多次强调,领导干部的家风,不是个人小事、家庭私事,而是领导干部作风的重要表现。2015年2月17日,习总书记在春节团拜会上强调:“不论时代发生了多大变化,不论生活格局发生多大变化,我们都要重视家庭建设,注重家庭、注重家教、注重家风。”使得“千千万万个家庭成为国家发展、民族进步、社会和谐的重要基点。”

(一)一屋不扫,何以扫天下

“一屋不扫,何以扫天下”是一个历史典故。东汉时,有一少年叫陈蕃。他自命不凡,一心只想干大事业。

有一天,他的朋友薛勤来拜访他,薛勤见他独居的院内龌龊不堪,就对他说:“孺子何不洒扫以待宾客?”陈蕃回答说:“大丈夫处世,当扫天下,安事一屋?”薛勤反问道:“一屋不扫,何以扫天下?”陈蕃无言以对。

引述这个故事,是想说,作为党员领导干部要治理国家、管理企业,担当着历史责任,首先要正自己的家风,管好自己的家人。如果连自己的家风都不正、自己的家人都管不好,怎么能治理好国家、管理好企业呢?

我们中华民族,自古以来就有重视家风建设的传统。古人说:“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”“欲治其国者,先齐其家;欲齐其家者,先修其身……身修而后家齐,家齐而后国治,国治而后平天下。”

从古人这些话语中,我们可以看出,古人对国家的管理者,首先要求他们加强自身修养,成为仁德贤明的君主或清正廉洁的官吏。从先管好自己的家庭做起,然后再去治理国家和社会。古人的这种思想在今天也仍然具有重要意义。

的确,“一屋不扫,何以扫天下?”如果党员、党员领导干部连自己的配偶、子女都不能管好管住,又如何能担负起“治国,平天下”的历史使命呢?即使党员、党员领导干部自身廉洁奉公,如果配偶、子女严重违法乱纪,党员、党员领导干部自己也难以挺起腰杆,其领导形象、执政形象也会在人民群众的心目中大打折扣。

关心爱护自己的亲属子女是人之常情。但这种爱绝不是溺爱,而应该寓爱于严。

家庭是社会的细胞。我们全体党员、党的各级领导干部的家风好起来、正起来,就会带动党风纯洁,为社会风气好转发挥积极作用。

客观地说,我们绝大多数党员领导干部是重视家风建设的,他们不仅严于律己,而且对家属子女也做到严格要求,在树立良好家风上,为全社会作出了表率。

比如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刘伯承元帅,为了不让孩子有优越感,不搞特殊化,刘伯承夫妇在自家的电话间里贴了一张“告示”:“儿女们,这些电话是党和国家公爸爸办公用的,你们的私事绝对不许用这些电话。假公济私是国民党的作风,不许带到我们家里来。”这张告示,刘伯承的六个儿女都严格地遵守着。

2016年2月3日,人民网登载了潘婧瑶、董婧撰写的《从“家风”传承看习近平如何齐家治国》的文章。文章记叙了习家“勤俭持家,清清白白做人”的家风。文章写道:“2001年10月15日,时任福建省长的习近平同志公务繁忙,无法出席习家为父亲习仲勋举办的88岁寿宴,于是他抱愧给父亲写了一封祝寿信。信中写道,他‘从父亲这里继承和吸取的高尚品质很多’,学父亲做人、做事,学父亲对信仰的执着追求,学父亲的赤子情怀,也学父亲的勤俭生活。习近平深情地回忆说,‘父亲的节俭几近苛刻。家教的严格,也是众所周知的。我从小就是在父亲的这种教育下,养成勤俭持家习惯的。这是一个堪称模范的老布尔什维克和共产党人的家风。这样的好家风应世代相传。’”

人们常说领导干部难过亲属、子女关。但焦裕禄在亲属、子女问题上却经受住严格的考验。

焦裕禄的大哥在尉氏县乡下。有一天,焦裕禄的大嫂来到兰考,要焦裕禄给他侄子在兰考安排工作。焦裕禄摇头说:“不中。我是县委书记,县委书记怎能违反国家政策呢?”大嫂生气地说:“俺这穷亲戚攀不上你这当大官的。”说罢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焦裕禄的大女儿焦守凤初中毕业后,县委的一些同志想帮助找工作,有人要安排她在机关当收发员,还有人要安排她到学校当教师。但焦裕禄谢绝了同事们的好意,坚持让女儿去又脏又累的酱菜厂工作。焦裕禄说:“刚出校门就想干轻松工作,怎么行!不下去锻炼锻炼,就不知道工人怎样做工,农民怎样种田。领导干部的子女更应该带头到艰苦的地方去工作。”

尽管我们许多党员、党员领导干部重视自己的家风建设,有着良好的家风,但是,也有一些党员、党员领导干部的家风确实存在不少问题,有的甚至很严重,已逐步成为腐败的源头之一。

有的党员、党员领导干部对子女的情况不过问,不教育,听之任之,不加约束,甚至对他们的所作所为一味装糊涂,在大是大非面前丧失原则立场;有的党员、党员领导干部自身不过硬,不但自己违法违纪,还纵容唆使子女胡作非为;还有的党员、党员领导干部对子女的问题不是积极配合组织调查处理,而是百般包庇袒护,帮助开脱罪责。这些做法看似关爱子女,其实是坑害了子女。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、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,四川省文联原主席郭永祥,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原副主席李达球等都是如此。其最终结果,他们父子一道走进了监狱的大门。

有的党员、党员领导干部对配偶及其兄弟姐妹等亲属不加约束,任由他们利用自己的权利敛财受贿。全国政协原副主席苏荣,人称“权钱交易所所长”。他在“忏悔录”中写道:“正常的同志关系,完全变成了商品交换关系。我家成了‘权钱交易所’,我就是‘所长’,老婆是‘收款员’。”另据媒体报道:“苏荣所受贿赂中大部分发生在2011年换届前后。许多干部反映,苏荣说江西是他的‘最后一站’,其亲属更是将江西视为最后捞一把的机会。2011年换届前,其妻子于丽芳就向不少商人、干部讲,老苏快没权了,需要帮忙早点说。”经调查,苏荣有13名家庭成员涉案,“可谓夫妻联手、父子上阵、兄弟串通、七大姑八大姨共同敛财。”2015年2月16日,苏荣被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,接受了法律的严厉惩处。

(二)父母之爱子,则为之计深远

“父母之爱子,则为之计深远。”这句话出自《战国策》。意思是说,父母爱子女,就得为子女长远发展打算。这种长远发展打算,不应该是金钱财富,而应该是素质能力。金山也有吃空的时候。吃空了金山,还谈什么长远发展?

古今中外之有识之士,对子女未来的发展都有智慧的见识。如郑板桥,清朝的官吏。曾经在河南范县、山东潍县做过知县。虽贵为知县,但他为政清廉,罢官归故里时,是“宦海归来两袖空,逢人卖竹画清风”。郑板桥对子女教育非常严格。他在外做官时,将儿子小宝留在乡下,由他弟弟郑默代为抚养。他担心弟弟溺爱小宝,时常给弟弟写信,要求弟弟严格管教孩子。他在信中说:“我52岁才生了这个儿子,哪有不爱的道理?但教更重于养。”

郑板桥在临终时,把儿子叫到床前,提出要吃儿子做的馒头,等小宝把馒头送到父亲床前,父亲已经过世了。小宝在父亲的床头发现一张纸条,上面写道:“流自己的汗,吃自己的饭,自己的事情自己干,靠天靠人靠祖宗,不算是好汉。”

犹如比尔·盖茨,他把自己580亿美元财产全部捐给了名下慈善基金会,一分一毫也不留给自己的子女。

还如张闻天,1971年5月,中央决定恢复他的原工资待遇。又发还了他在北京的存款。这件事,他一直对孩子守口如瓶。

1975年,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儿子虹生回来探亲,他特意嘱咐工作人员,不要把补发工资的事情告诉虹生。工作人员知道虹生有肝炎,生活很苦,劝张闻天给虹生一部分钱时,张闻天说:“这几年我吃闲饭,没做工作,很对不起党。将来我要把这笔钱作为党费,全部交给党组织。”1976年7月1日,张闻天在无锡逝世。弥留之际,他再三叮嘱老伴刘英:“我死后,替我把补发的工资和归还的冻结存款,全部交给党组织,作为我最后的一次党费,千万不要留给孩子。”刘英点头答应,但他仍不放心,吃力地举起颤抖的手,比划着让刘英签字,立个字据。刘英见此情景,泪流满面,她哽咽着说:“我明白你的意思,我一定全部交给党。我们几十年的夫妻了,还要立个字据,难道你连我还信不过啊?”听了刘英的话,张闻天这才点点头,表示放心了。

(三)培养好的家风要立好“家规”

所谓家规,就是家庭订立的对所有成员有约束力的规矩。没有规矩,无以成方圆。在中国传统文化中,家规、家训在培养良好家风方面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。例如,有“包公”、“包青天”之美誉的包拯,在晚年为子孙后代制定的家训云:“后世子孙仕宦,有犯脏乱者,不得放归本家;亡殁之后,不得葬于大茔之中。不从吾志,非吾子孙。”写完这段家训,包拯又让他的儿子包珙把这段家训刻在石上,立在堂屋东面的墙壁上,用来告诫后代的子孙。

纵观历史,许多久盛不衰的大家望族之所以能源远流长,避免“君子之泽,五世而斩”的历史悲剧,原因固然很多,但往往得益于有严格的家规。

一些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为什么让人民群众世代怀念,除了他们严格自律的高风亮节,也包括他们有清正廉洁的家风。而这些家风,也得益于严格的家规。新中国成立后,周恩来总理针对许多亲友找他谋求一官半职的问题,专门召开家庭会议,定下“十条家规”:一、晚辈不准丢下工作专程来看他,只能在出差顺路时去看看;二、来者一律住国务院招待所;三、一律到食堂排队买饭菜,有工作的自己买饭菜票,没有工作的由总理代付伙食费;四、看戏以家属身份买票入场,不得用招待券;五、不许请客送礼;六、不许动用公家的汽车;七、凡个人生活上能做到的,不要别人代办;八、生活要艰苦朴素;九、在任何场合不要说与总理的关系;十、不谋私利,不搞特殊化。

这个严格的家规,周总理身体力行,严格遵守。他说:“只要我当一天总理,邓颖超就不能到政府里任职。”1974年筹组四届全国人大领导班子时,毛泽东曾经批准,邓颖超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,被周恩来压下来。直到周总理去世后,邓颖超在1977年被选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时,才知道此事。

周总理有个侄子大学毕业后留在北京工作,但与家乡淮安一位小学教员结了婚,组织为了照顾他们夫妻生活困难,准备把女方调进北京。周总理知道此事后,严厉批评了有关部门:“照顾夫妻关系,为什么不能从大城市调往小城市,偏偏要调到北京呢?”后来,他的侄子调回淮安当了一名普通教师。

党员、党员领导干部管好家人,不是个人小事,而是事关党风的大事。有严格的好家规,又能够严格遵守,既维护了党风,也维护了家风,保护了家人。否则,父母就会成为子女谋利的通行证,子女就会成为父母腐败的催化剂。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、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与他的儿子刘德成就是如此。2014年12月10日,中纪委官网一篇文章披露刘铁男腐败案的很多细节,其中一个细节描述了刘铁男的“育儿经”,他儿子刘德成说,“小时候每次我爸骑车带我去奶奶家,都不走大路,而是串胡同,他跟我说,这样近,做人要学会走捷径,你要有出息,做人上人,才能过上好日子。”刘德成在父亲的教导下,找到了一条成功之路,就是利用父亲的权利攫取金钱。2014年12月10日,刘铁男被法院判处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没收个人全部财产。